安冕

小号凹凸是我永远的信仰,画世界安冕am

  又是这个(雾)

【雷安/布安】布伦达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在雷狮十四岁的时候,有一个骑士对他说:

“我的恋人是长得像你一样神。”

  漂亮的骑士在夕阳下浅浅笑着,雷狮觉得自己心脏被名为爱的东西填满。

  “是我么?”

  “我说了,他是神啊。”

  “我不是你的神么?”

  “殿下说笑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“布伦达。”

  他看见安迷修在圣殿里旋转着,哼着不知名的调子,大片大片的红蔷薇从他后背溢出。

  『他不会被绊倒吗?』

  雷狮趴在窗檐,一株白蔷薇从未关紧的窗户中探出,雷狮轻嗅着,爱恋的看着那朵蔷薇,他折下了它,雷狮认为,安迷修爱他,因为,安迷修送了自己唯一一株白蔷薇。

  “布伦达。”

  安迷修微微叹息。

  雷狮舔着花心,心中装满了甜腻且粘稠的液体。

  “爱,安迷修。”

  丝绸的波涛平息,安迷修扬起头,吻着被他命名为布伦达的石雕。

  雷狮的心脏狂跳,他蹲下身来抱住自己,一种不属于他的情感挤入他的心,他颤抖,他哭泣,他爱,他恨,他甜蜜,他苦涩,他喜欢………

  可他不喜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lov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安迷修一年在圣殿中旋转一次,雷狮就收获一朵白蔷薇,十八岁时,雷狮开始随着军队出征,可在安迷修旋转的那天,他一定会回来,取走他的那一朵白蔷薇。

  二十二岁时,雷狮没有白蔷薇了,安迷修走了。

  “他走了!”他对雷皇说。

  “他的国王接他走了。”

  “他的国王是谁?”

  “好像叫做……嗯…布…布伦达…”

  『布伦达。』

  『他真的不喜欢我。』

  “布伦达……”

  雷狮来到圣殿,眼睛望着雕像,感到发涩,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,合上了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有着柔顺的栗色头发的少年闯入了圣殿,漂亮的男人赤脚在冰冷的瓷砖上旋转,美丽的红色玫瑰爬满墙壁,开的妖艳而又热烈。

『真漂亮。』

  小小的骑士这样想。

  他看着悬挂在空中的石雕,石雕上的碧色眸子也看着他。

  那个男人停下来了,扭头看着他,小小的骑士紧张的揪着衣角,微微抿着嘴,他抬头,对上了那片绚丽的星空,他呆住了,眨了眨眼,轻声说:

  “抱歉,先生,我不是有意打扰您的…”

  “蔷薇。”

  “先生?”

  “给我第九朵白蔷薇。”

  男人蹲下身来,牵起骑士柔软的手,落下一个如蝶翼般的吻。

  小小的骑士开始挣扎,他感到窒息,甜蜜的味道,泡的他喘不过气来,他迷迷糊糊的呜咽着,抽泣着,无助的喊着先生。

  男人搂着骑士小小的身躯,他说:

  “我要第九朵白蔷薇。”

  外面嘈杂一片,他放开怀中将要失去温度的孩子。

  新来的国王经过圣殿,现在,他将要查看他最后获得的领地,他看见紫发紫眸的男人向他奔来,手里紧紧攥着一束枯黄的蔷薇,轻轻一碰,仿佛就要碎成灰,也不知道,那个男人怎么将它握住的。

  他抽出佩剑,配剑穿透了男人的胸口,男人没有流血,他将那束蔷薇塞到国王的手里,看着棕发,碧红两瞳的国王,他笑,说:

“我没有第九朵白蔷薇。”

  国王扭头对手下说:“挖下他的眼睛。”

  男人什么也没有反抗,乖乖被押走。

  国王拿到那双漂亮的眼睛,他将眼睛给了魔女,换来了一颗同样漂亮紫色水晶,璀璨而又耀眼。

  侍卫传话说,男人不见了。

  国王说:

“布伦达。”

  全国上下的人们都看到,他们的国王将自己封为王妃,给那颗漂亮的紫水晶加冕为王,他们看到那颗紫水晶在红色丝绒的宝座上,看到本来该是国王的王妃站在边上,微笑着看着它,他们看到,王妃坐在宝座上,吻着那颗水晶,歪斜着头部,看到红色玫瑰从地毯攀上墙壁,看见王妃开了口,他说:

  “布伦达。”


摸儿子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,所以我画了个什么鬼?

瑞瑞子不可能这么可爱

想rua

想养猫

https://static.huashijie.art/hsj/wap/#/detail?workId=112541104

可恶,为什么画世界存不了动画

放电小狮叽